本会动态

文章详情页
必发88官网:王中军归来:拿什么拯救你,我的华谊
发布时间:2019-05-30 19:08:38来源:蔚兰棋牌-蔚蓝棋牌-蔚蓝棋牌现金下载点击:8

  作者/王文华 张樱玲(实习生)编辑/胡非非

  投资了 华谊兄弟(300027)的 马云,曾吐槽 王中军 是“中国最懒CEO”:每天上午11点起床,喝茶,吃饭,找人聊天……“王中军这家伙基本不干活”“他说让我投资,我说投谁也不投这样的人”。

  嘴上说着对华谊“一点兴趣都没有”的马云,却在王中军的再三劝说下,于2006年投资了华谊,持股13.5%。关于为何改了主意,马云后来坚定地说“希望中国能够出一个站得住脚的像华纳的电影公司”。

  2015年,阿里创投以15亿元再次入股华谊,获得4.47%的股权。2018年,华谊遭遇业绩与声誉上的双重打击,陷入困境。即便这样,阿里影业仍借款7亿给了华谊,可谓雪中送炭。不过此时,昔日的影视一哥,离“中国版华纳兄弟”的目标越来越远了。

  2018年,华谊交出了上市10年来的最差成绩单。根据华谊披露的2018年年报,2018年华谊营收为38.9亿元,较上年同期减少1.4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10.93亿元,同比减少231.91%。这也是华谊上市10年来首次亏损。

  对于亏损原因,华谊方面表示,主营业务较上年同期相比略有下降,影视娱乐板块报告期上映的部分影片票房未达预期;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受市场环境的影响,各项目推进进度存在时间性差异,导致收款进度在各年之间有所差异。

  王中军则坦言,“2018年华谊兄弟遭遇上市以来最大的一次冲击”,“不用追溯市场原因,我们还是以反思自己为主”。

  业绩亏损之外,债务缠身和股权质押比例居高不下,则是横在王中军面前的另外两座大山。

  截至2018年年末,华谊兄弟短期借款为1.92亿元,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36.47亿元,债务总和远高于目前华谊的货币现金26.41亿元。根据统计,华谊2019年年内到期的银行和信托借款达14.47亿元。

  按照华谊兄弟最新披露的数据,作为华谊的实控人,王中军、王中磊 兄弟目前持有公司股权比例为28.03%。但财报显示,目前王中军累计质押约5.21亿股,占其持股比例84.8%;王中磊累计质押约1.68亿股,占其持股比例99.9%。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表示,股权质押高存在一定风险,“可能会影响他们在公司的经营权和控制权”。

  重压之下,王中军表态,自己2019年的工作重心将放到华谊主营优势的重建上,他要参与公司所有电影项目,从孵化开发到宣发落地,全面强化对电影业务的管控;同时要正式回到电影公司的绿灯委员会,拥有一票否决权。此前,在华谊内部,王中军和王中磊兄弟二人分工明确,哥哥掌管公司战略,弟弟负责执行落地。

  王中军回归,此时中国的影视江湖格局已经起了新变化。他能带领华谊走出困境吗?

  初尝票房胜果

  在华谊内部乃至影视圈,王中军、王中磊兄弟被称为“大小王”。

  王中军随性洒脱,颇有艺术范儿,喜欢享受生活;王中磊则理性严谨。马云曾经调侃说,“中军是真潇洒,我都不知道办公室他去不去,反正我觉得他是为我去的办公室”。不爱去公司,喜欢画画喝茶,王中磊后来干脆把哥哥的画室和茶室全搬到了公司。

  艺术气质与商人属性似乎很难在一个人身上兼容,但王中军做到了,这与他的经历不无关系。

  下过乡,当过兵,留过学,王中军的经历显得比同龄人更为丰富。1989年,29岁的王中军怀揣着“美国梦”,与妻子一同去了纽约。回忆起国外的那段时光,王中军坦言自己并不喜欢。他说自己和电视剧《北京人在纽约》中姜文扮演的角色非常相似,甚至是“一模一样”。靠着边读书边送外卖攒下的10万美元,1994年,王中军从美国留学回来,与弟弟王中磊创办华谊兄弟广告公司。

  王家兄弟四人,王中军在家中排行老二,王中磊比王中军小10岁。和哥哥不同,王中磊没有下过乡,也没当过兵。他曾对媒体说自己当时最大的理想是在音像店里当售货员,“那时候喜欢听流行歌曲,开始有港台、欧美的歌曲进来”。

  创业初期,兄弟俩靠承接广告业务为公司积累了初期资本。四年之后,1998年,在王中磊的鼓动下,华谊兄弟成立影视部,陆续投资了陈凯歌的电影《荆轲刺秦王》、冯小刚 执导的《没完没了》以及姜文执导的《鬼子来了》,正式涉足影视圈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投资的上述三部电影中,只有冯小刚的电影赚钱了,华谊兄弟投资1100万,获得5000万的回报。“正是冯小刚这部片子,让我看到了希望。原来电影并不是都赔钱,也有的是可以赚钱的 ”,赚到钱的王中军感慨万千,之后冯小刚签约华谊,组建工作室。华谊也成为国内第一家与导演有契约关系的影视公司。

  2000年,王中军不甘心只做电影,开始将目光延伸至与影视相关的其他行业。恰好这时,影视演员李冰冰的经纪人 王京花 正计划成立一家公司,想要寻找投资人。就这样,在李冰冰的牵线搭桥下,王中军与王京花一拍即合。随后,随后王京花加盟华谊,组建经纪团队,签下的第一批艺人包括李冰冰、范冰冰、胡军、佟大为、任泉等。在王京花的运作下,华谊旗下聚拢了包括陈道明、夏雨、杨紫琼、刘嘉玲等四十多名艺人的庞大队伍,几乎涵盖了国内70%左右的一二线明星,成为国内顶尖经纪公司,这也是华谊兄弟艺人经纪业务最辉煌的时期。

  艺人出走风波

  2005年,王京花与华谊4年合约期满,带领旗下艺人包括陈道明、刘嘉玲、梁家辉、夏雨等集体跳槽橙天,引发娱乐圈地震,甚至传出“华谊被掏空了”的说法。

  当时,坊间传言,王京花离职是因华谊高层内部产生分歧,导致王京花几名亲信相继离职,橙天娱乐趁虚而入,重金将其挖走。

  之后,王中军出面澄清,“我们和王京花的合作有五年了,一直关系很好!当然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,我们也不能强加给别人”。而对于“华谊被掏空”的说法,王中军颇为自信地说“要是换成是我走了还差不多”,并表态“华谊缺了谁都可以”。

  王京花出走半年之后,华谊推行艺人工作室的经营模式。工作室自负盈亏,并对公司的收益负责。这种模式一开始取得了成功,但始终无法解决公司与艺人之间的利益冲突。不少艺人在羽翼丰满后,选择自立门户,其中就包括华谊一手捧红的范冰冰、李冰冰、黄晓明等。有统计显示,2004年到2014年这10年间,有近70位艺人从华谊出走。

  王中军虽然嘴上说着没事,但反映在财报上,华谊经纪业务的收入在2009至2013年呈逐年下降趋势。作为华谊曾经的三大经济支柱之一,艺人经纪在2014年已不再是华谊年报中的主营收入。

  多年之后,谈起艺人出走对华谊兄弟的影响,王中磊说:“中国艺人经纪体制发生变化,他们(出走的艺人)不满足做一个演员,他们更想做演员之外的事情,这个不需要挽留,还有那么多新人需要我们扶持起来”。

  一夜暴富与套现质疑

  2009年,华谊挂牌深交所,成为民营影视公司第一股。开盘当天,华谊股价最高涨至90元,这也是华谊上市后的价格巅峰,此后再未被超越过。

  华谊上市,不仅让王中军兄弟俩身家过亿,旗下众多明星也跟着“一夜暴富”。上市之前,华谊进行过两次增资扩股。其中,冯小刚、张纪中、李冰冰在2007年以每股0.53元价格买入,黄晓明、罗海琼、张涵予等明星则在2008年以每股3元价格入股。按照华谊28.58元的发行价,2007年买入的收益率达50倍,2008年买入的收益率达9.5倍。

  上市当天,华谊最终以70.81元价格收盘,较发行价上涨了147.8%。持有华谊股票的冯小刚,当时身家超过2亿,他在现场曾激动地表态,“我会在这个公司干到底,我会跟着王中军干到底”。后来,冯小刚从华谊套现2个多亿,徐帆称光税就交了4000万。

  不仅冯小刚,王中军兄弟俩也曾经频繁套现华谊股票,一度受到舆论质疑。2013年,王中军在当年8月、11月曾三次减持公司股票,套现超过5亿元,加上王中磊在当年也曾两度减持,兄弟二人共减持股票市值达7亿元。如果再加上马云的两次减持,三人在2013年减持的股票市值累计达10亿元。

  华谊方面曾对王中军大规模套现做出解释,称董事长“因孩子工作、理财、投资新项目所致”。面对非议,王中军则称,“未来卖不卖股票是自己的自由,不会作承诺”。从公司领着几十万的薪水,王中军说自己是个挺能花钱的人,不卖股票没法生存。

  此后,王中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更是表态,“一个创业者套现或减持股票是个太正常的事情,如果不减持股票,那这个创业干什么,难道死了之后把钱捐出去还是留给我儿子吗,我觉得还是要享受生活”。

  懂得享受生活的王中军,在商界是公认的“艺术家”。他从小喜欢画画,21岁考上美术学院夜校班,师从艺术家杨飞云、钱绍武。即便日后担任华谊董事长,他也依然没有放弃画画这项爱好,甚至还将亲手创作的画进行出售,40万元一副,绝无折扣。购画者包括马云、史玉柱、宋丹丹、汪峰等商业圈、娱乐圈大佬。

  不仅喜欢画画,王中军还热衷收藏画作,豪掷重金收藏世界名画的举动让他声名远播。2014年,王中军花3.77元亿拍下梵高画作《雏菊与罂粟花》;2015年,以2.01亿元成交价,拍下毕加索画作《盘发髻女子坐像》;2016年,王中军再次出手,以2.07亿元将曾巩传世孤本《局势帖》收入囊中。

  除此之外,王中军还喜欢骑马和收藏,且舍得砸下重金。据媒体报道,他曾花3000万元打造马会,养了60多匹纯种马,每匹价格几十万美元。

  尽管看似“不务正业”,但王中军与王中磊在公司分工明确:王中军掌管公司战略和资本,负责找钱,不管花钱;王中磊则负责执行战略。

  肩负找钱任务的王中军把更多时间花在了“交朋友上”,他自己也说“交朋友是第一生产力,高过所有生产力”。而提到朋友,就绕不开对王中军和华谊至关重要的人物--冯小刚,这个对王中军来说既是朋友又是兄弟的人。

  “冯小刚依赖症”

  王中军与冯小刚合作近30年,可以说是互相成就。王中磊曾说,“小刚严格说,是华谊电影版块创始人之一,我们成就了小刚,小刚也成就了华谊的电影”。

  冯小刚共与华谊合作了包括《大腕》、《天下无贼》、《集结号》、《非诚勿扰》、《一九四二》、《芳华》等在内的14部电影,累计票房超50亿。

  1998年,王中军兄弟俩与冯小刚相识,华谊兄弟1100万投资冯小刚的电影《没完没了》,赚了5000万。这场豪赌不仅让王中军收获了实实在在的利润回报,也幸运地得到了冯小刚。

  随着在影视圈地位的确立,有声音质疑王中军及华谊对冯小刚过分依赖。王中军不否认冯小刚对华谊的重要性,直言冯小刚与华谊第一个合约期满,离开华谊兄弟是他遭遇的挫折之一,“因为我是依赖冯小刚的”。冯小刚出走一年后转身回到华谊,为牢牢将其捆绑,华谊付出了400万现金和公司3%股权的代价。

  2015年,为了深度绑定冯小刚,华谊又以10.5亿必发88元收购冯小刚控股的东阳美拉70%股权,引起外界一片哗然。东阳美拉的资产总额仅1.36万元,负债总额1.91万元,这意味着华谊兄弟对一家净资产为负的公司给出了15亿元的估值。

  根据对赌协议,2016年-2020年,东阳美拉承诺每年税后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,并每年增长15%。即,东阳美拉2016年-2020年净利润需分别达到1亿元、1.15亿元、1.32亿元、1.52亿元和1.75亿元。若无法完成目标,冯小刚将以现金补足差额。

  2016年,东阳拉美实现净利润1.05亿元;2017年,东阳拉美净利润为1.17亿元。虽然刚刚过对赌线,东阳美拉的业绩表现并不突出。2018年,东阳美拉净利润为6501.5万元,未达到1.32亿元的对赌目标,这意味着其需向华谊补偿约6700万元。最新财报显示,目前冯小刚已向华谊支付6821万元业绩补偿款。

  2018年,冯小刚新电影《手机2》开拍,引发了央视前节目主持人崔永元的不满,随后崔永元在微博爆料影视圈“偷漏税”问题,引爆舆论,冯小刚、华谊也被牵涉其中。华谊股价大跌,市值蒸发超80亿元。

  王中军不得不就此事发出致股东信,对偷漏税传闻予以澄清,并对高溢价收购东阳美拉以及“依赖冯小刚”的质疑作出回应。王中军说,“收购美拉这几年,仅看电影票房一项,《我不是潘金莲》和《芳华》两部文艺片就已经实现了近20亿的总票房,再加上《芳华》和线下文旅互动带来的长久收益,和小刚在综艺节目、网大网剧和新导演孵化等领域布局的陆续收益,东阳美拉的公司价值已经实现了大幅增长”。

  “与其说华谊兄弟‘依赖冯小刚’,不如更确切地说我们‘依赖创作者’,包括作家、编剧、导演、演员以及影视创作链条上的每一位创作者,他们才是影视行业真正的核心价值所在。”王中军如是认为。

  事实上,近些年来华谊也开始与徐克、管虎等导演合作,并培养田羽生、程耳等新锐力量。尽必发88管如此,华谊仍未能交出亮丽的电影作品。在2019年春节电影档中,华谊更是全面缺席,未推出一部电影。

  华谊方面披露的消息显示,由管虎执导的电影《八佰》定档2019年7月5日上映;田羽生导演的电影《伟大的愿望》定档8月9日上映;此外,周星驰导演的《美人鱼2》及根据现象级手游改编的电影《侍神令》(原名《阴阳师》)已杀青进入后期制作阶段;陆川导演的《749局》已开机拍摄,有望在2019年年内陆续上映。

  华谊能否凭借上述电影翻盘,犹未可知。

  实景娱乐发展不畅

  影视业务业绩不佳,王中军寄予厚望的实景娱乐,近些年的业绩也不抢眼。

  事实上,2011年,华谊就已经开始涉足实景娱乐业务,当时主要以品牌授权为主。资料显示,2011年,华谊成立华谊兄弟(天津)实景娱乐有限公司,探索向休闲旅游实现知识产权转型。2014年王中军提出华谊去电影化战略,发展多元化综合产业,打造实景娱乐。

  关于转型,王中军曾这样解释:“我们想将电影收入占总营收比值降下来,进行知识产权转型,学习迪士尼”“成为一个有稳定财务支撑的行业领导者”。

  2014年,王中军兄弟正式将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列为与影视娱乐、互联网娱乐并行的三大业务板块。目前华谊兄弟电影世界(苏州)已于2018年7月开业,华谊兄弟(长沙)电影小镇于2018年12月开放。华谊在最新财报里透露,预计2019年会有2-3个项目陆续开业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从2014年至2018年的华谊财报可以看到,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板块的业务的成绩并不抢眼。2014年,营收2.34亿元;2015年,这一数值为急剧下降5557万元,变为1.78亿;2016年,营收2.57亿元;2017年,2.58亿元;2018年,1.49亿,较上年同期相比下降42.15%。

  尽管实景娱乐项目在年报上的数必发88官网字并不好看,王中军依然很看好实景娱乐。他认为,“2018年业绩虽未达预期,但主要是受到市场环境的影响,在开发中的各实景项目进展缓慢,导致相关授权收入有所延迟。这是时间问题,相应收入后续会陆续体现。

  “且文旅融合项目对拉动地方经济增长的贡献不断突显,融汇特色文化、电影基因的文旅融合项目必定会有更大市场机遇”,王中军说。

  未知的风险

  2018年,A股 市场整体低迷,影视行业遭遇税收风波重创,公司估值大幅下跌。部分股东质押比例较高的上市公司遭遇平仓现象,例如华录百纳(300291)由于控股股东质押比例过高被强制平仓,骅威文化(002502)的控股股东不得不转让控制权,以此化解质押危机。

  华谊的质押比例也处于高位,这让其也存在风险。王中军、王中磊作为实际控制人分别将其持股的84.8%、99%的股权质押出去。在北京大学文化产业研究院副院长陈少峰看来,华谊股权质押高存在一定风险,“可能会影响他们在公司的经营权和控制权”。

  另据华谊2018年年报显示,2018年华谊的资产负债率为48.01%,处于历史较高水平。为缓解资金压力,2019年4月10日,王中军个人出借给华谊2.7亿元。3月18日,华谊向浙江横店影视产权交易中心借款2600万。

  1月24日,阿里影业向华谊提供7亿元借款,借款期限为五年。1月8日,华谊兄弟表示拟以持有的全资子公司华谊兄弟娱乐、英雄互娱、东阳浩瀚、华谊影城(苏州)股权等资产提供质押担保,申请银行授信累计共计25亿元。如此密集的筹措资金,华谊资金压力不言而喻。

  分析人士认为,“去电影单一化”本是为了让华谊摆脱对电影的依赖,同时发展互联网、实景娱乐等业务,增加收入来源。初衷是好的,无奈多元化项目并不争气,实施结果不如人意。如今华谊业绩巨额亏损,债台高筑,外界对华谊的前景充满担忧。

  此番王中军归来,能拯救华谊吗?


必发88官网 必发88官网